是遇意不是寓意請看清楚w
萌萌的台灣腐妹子一枚w
目前萌FREE 宗凜、全職高手 傘修/周翔/很多很多(喂)、排球少年 all影
痞客邦http://devilangel1215.pixnet.net/blog
 
 

逐鹿 章一

奶奶,小孩子死後,會去哪裡呢……?

可能會上天堂,也可能會下地獄喔。來先把眼淚擦一擦。

….嗚,那英傑、英傑會上天堂的,對吧?對吧?

…….等這場雪下完,應該就會有植物長出來了。

我們一起去幫英傑把一是做完吧。你還記得奶奶之前說的那個傳說嗎?

……那個是真的嗎?

是啊,等他成為守山者,很久很久之後做了很多很多好事, 就可以再變回人類,去做他想要做的事喔。

是真的嗎奶奶….我和英傑約好,要一起去看海的…..嗚嗯……

把眼淚擦乾吧,去睡吧,一帆。

*

------夢想啊…原本約好長大後和英傑一起離開村子去冒險的。去看看書裡面說的大海。

小小的一帆仰望著天空,獨自一人蹲坐在好友的墓前。雖然他還年幼,但他朦朧的知道「死亡」的概念,自己的好友永遠無法在和自己玩、聊天了。

他失去了他唯一的朋友。他想起那晚他哭的嘻哩嘩啦時,奶奶告訴他的傳說。

村裡的人都深信不疑:未成年的孩子,在死後將他墓前的第一棵植物拔下,帶到聖山之上,埋在界線之內,守山者的王,會將他的靈魂帶走,讓他成為守山者的一員。當他積得夠多的善,神會賜下恩寵,那守山者可選擇變回人類。

但界線之內不是隨便可以進去的,守山者的傳說是只有在聖山周圍的村莊才流傳,但這條誡律卻是整個榮耀大陸的人類都應當知曉。只要人類有無故闖入,那人便在也沒有回來過。

這個傳說便給了一個特例,只有那孩子的致親之人才可以在短暫時間內將那株植物埋入界線之內,但絕不可久留。

------我自己去幫英傑把儀式完成吧,奶奶的膝蓋不好,英傑一定也不想看到奶奶膝蓋痛吧?說不定等到未來….等到英傑變回人類的時候,我們還可以一起去冒險呢……

奶奶說的很久很久,到底是多久呢?一帆用袖子把眼淚抹掉,小心翼翼的拔起墓前剛冒出頭的植物嫩芽,用雙手護住,慢慢的走往墓地之後通往山更高處的小路。

冬季的大雪已經下過一段時間,雪開始慢慢的融化,小路有被人為挖出所以較好行走,但界線之內的雪早已半融,右下上他穿著厚重的雪衣走起路來笨重笨重的樣子,一個不小心就要滑倒。

「小心點。」一隻有力的手扶住即將滑倒的一帆。

「诶?」是一個年紀約莫20出頭的青年,皮膚有點蒼白,英俊的臉龐,其中一隻眼睛稍大卻不影響。但最為特別的不是五官,而的是他的髮和眸子是有如夜晚的黑,並不是令人恐懼的漆黑,而是看著有些寧靜的黑。但是黑色的髮色和眸色是只有北大陸的人類才擁有的。

因為界線的緣故,被聖山畫分的大陸分成南北大陸,兩地的人類,根本無法輕易交流,在南大陸看見有北大陸的人種特色之人,是極其怪異的事。

但年紀還小知識不足的一帆並沒有發現,他只是對這個面無表情的陌生人,怯生生地說:「謝謝你,大哥哥……」低著頭,不時偷偷的瞟眼去偷看著陌生人,手裡還捏著那株小草。

「下次小心點就是了。」大概是發現小孩只敢偷瞄他,有點生硬的放軟表情,臉上不再裝的冷冰冰,「你來這裡做什麼?怎麼沒有人陪你?你爸媽呢?」大手摸了摸一帆的頭。

「我、我只有奶奶……」雖然奶奶說過不能和陌生人說話,但是這個大哥哥不會是壞人吧?

「但是奶奶膝蓋不好……所以我自己來……」一帆話越說越小聲,低頭把攤開手掌,把一直護在手心的嫩草展示給青年看。

「這個是……?」

「我的好朋友,死掉了…我、我要幫他……嗚呃嗚……」眼淚不受控制的往下掉,抽抽噎噎了起來,但又覺得丟臉的拼命抹眼淚咬緊嘴唇想止住聲音。

「你叫什麼名字?」青年不慌不亂的蹲下,用袖子幫忙喬一帆把眼淚抹乾,放柔了表情輕聲的說。

「嚼、嚼一帆……嗚嗯…」

「一帆,別哭了,好好說話,嗯?」青年把喬一帆攬進懷裡,輕拍他的背,安撫著。

「我、我……奶奶說要幫他,他很久很久之後還可以回來…我們說好了要一起的嗚啊……!」他的頭倚著青年的肩膀,他聞到一種森林的味道,一種溫和而放鬆的味道。在青年的安撫之下一帆漸漸平靜下來。

「好多了?」

「恩,謝謝你……」腦袋清醒些後,就算一帆還小也知道,一直賴在一個陌生的人的懷裡是一件很不禮貌的事。剛哭過的臉紅撲撲。

一帆不好意思的退離青年的懷裡,「大哥哥,謝謝你。」

「不用謝。」青年揉了揉他的頭,「你不是還有事沒做嗎?」

「嗯……」一帆吸了吸鼻子,從隨身包包掏出早就準備好的小鏟子,低頭選了個地方,就在界線之內不遠處的樹下開始挖洞,「不知道英傑變成那個守山者之後,會不會被人家欺負啊?都是不認識的人……」

「不會的。」

「哥哥你怎麼知道?」一帆驚訝的看著他。

「……我就是知道。」青年有些窘迫,小孩子氣的回答。得到這般回答的一帆,不知怎麼的噗嗤笑了出來。

「不要笑……」

兩人將洞填好後,青年將喬一帆帶到一棵半橫在界線的樹,讓一帆坐在界線之外,自己卻坐在界線之內。

 「大哥哥你叫什麼名字啊?」

「……」青年猶豫了一下,「王杰希。」

「那、我可以叫你杰希哥哥嗎?」

「嗯。」

「杰希哥哥,你住哪裡啊?我以前都沒有看過你欸。」

「你沒去過,我也不希望你去的地方。」

「為什麼不希望我去?那個地方不好嗎?」

「......因為去了那裡就沒辦法回家了,就算可以也再也見不到家人。」

「欸?為、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突然之間王杰希的口氣急了起來。

一帆張口又想問,但瞟了一臉王杰希的臉色就乖怯下來。

突然之間就安靜了,此時的山林也沒什麼動物,更顯的寂靜荒涼。

過了半晌一帆才小小聲的說:「對、對不起......」還輕輕的拽了一下王杰希的袖子。

「沒事......是我的錯。」他又再度揉了揉一帆的頭,不知怎麼的他就是特別想揉揉他的頭。淺咖啡色柔軟的髮絲令他愛不釋手。

「唔......」

「但是我真的不希望在那個地方遇到你。」

「嗯。」雖然一帆還是不懂為什麼他這樣說,但還是點點頭。

王杰希似乎是想跳過著個令他有些不悅的話題,問到:「怎麼不是他的親人來?」

「?什麼?」

「就是你的朋友。」

「因為...我和英傑,都沒有爸爸媽媽啊......」小孩兒的語氣一下子就低落了下來,「是奶奶把我們撿回來的......我、我除了英傑就沒有其他朋友了,因、因為其他人都笑我們,沒有.........哼嗚...」

換王杰希不知道該說什麼話了,只是又再伸手攬了攬一帆。

「放心,他在那裡一定會過的很好的。」

「嗯...英傑這麼勇敢,他一定可以的。」一帆吸了吸鼻涕,「杰希哥哥,你可以當我的朋友嗎?」


ฅ•ω•ฅ)♡(ฅ•ω•ฅ)♡(ฅ•ω•ฅ)♡(ฅ•ω•ฅ)♡(ฅ•ω•ฅ)♡

詩太生日快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詩太和唯子大大的文把我推坑的QAQ真的好喜歡大大的文啊啊啊啊啊啊啊

所以獻上我一點點小小的心意~♡請之後持續催更我(嗯?

不知道有沒有把喬王兩人寫崩了quq

04 Aug 2016
 
评论(11)
 
热度(9)
© 遇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