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遇意不是寓意請看清楚w
萌萌的台灣腐妹子一枚w
目前萌FREE 宗凜、全職高手 傘修/周翔/很多很多(喂)、排球少年 all影
痞客邦http://devilangel1215.pixnet.net/blog
 
 

[東卷]戀君

注意!

*私設滿坑滿谷

*兩人24歲未來架空

*OOC

*東堂有一個姐姐大人-東堂盡奈子(不要怪我取名渣)芳齡26,國內小有名氣服裝設計師

*姐姐大人腐女神助攻

*卷島前輩女式和服///////(真正的私設>q<

*東堂是日式料理師傅(好像是我之前哪個同人之後覺得很帶感就覺得東堂很適合所以就沿用啦w

*其實東堂的戲份少的可憐XD

可以的話往下啦ww

東堂和卷島互相是對方的初戀。他兩人是卷島要去英國留學前夕才互相了解對方對自己的心意,在那之前兩人一直都是友情以上戀人未滿的狀況。

時間過的很快,驀然回首,當年青澀美好卻感到些許不安的戀情已經到達的第七個年頭。雖說現在的風氣已經比以往還要開放,但總是有人提起什麼七年之癢,東堂的家族裡也是有不少外親閒言閒語---畢竟東堂盡八是長子,但是東堂的父母親卻支持他,在怎說就算兒子某方面和自己設想的不一樣他們還是愛他的。兩人還是一路走過來了,而且比他人過的更加幸福美滿讓反對他們的人啞口無言,時不時還閃瞎大家剛裝好的22K鈦合金狗眼。

「裕介、裕介!你有沒有再聽啊?時差還沒調過來,想睡覺?」

「呃,沒有咻。」

現在坐在駕駛座的是東堂盡八的姐姐---盡奈子,他們真的不愧是姐弟,看那個髮桍就知道。

「嘛,裕介,能不能請你幫個忙? 」

「什麼忙?」

「最近公司在做我的服裝展的刊,希望我用一些新的服裝,有一件和服做是做出來了,但是我參考的原形是你,才發現這件和服好像真沒有其他人能駕馭的了。想請你幫個忙當個模特。行嗎?」

「我是沒有關係啦......什麼時候要拍?」

「下禮拜是最後交件日期,可以的話最好今天用最快的速度用好,因為還要做一些整理什麼的,如果你很累的話明天也可以,畢竟萬一讓盡八知道我讓他心愛的小捲操勞的話又要被唸了。」盡奈子習慣性的調侃自家弟媳。

「......」對於這種調侃卷島已經不會動不動就炸毛但難免臉上一紅。

「咳,等一下先回家裡,因為是古風的衣服,所以我想來想去還是只有家裡的旅館最適合當背景。我的助手應該都到了。」盡奈子撇了一眼時鐘。

「好......等一下再旅館咻?」卷島並不是怕有人圍觀---畢竟自己原本就引人注目習慣了,而是擔心會不會引響到旅館的客人。真不愧是個好媳婦,事事想家。

「嗯?盡八還沒跟你說嗎?我們這個星期是全修,挺突然的,但是有一個老顧客的女兒要嫁了,好像去年就定好時間了吧?而且指定要咱們最好的主廚,所以盡八大概最早會忙到三點多。所以現在除了藍雨廳之外都沒人的。」

東堂庵除了溫泉旅館,日式料理也是非常有名氣的,藍雨廳是東堂庵唯一可以不住宿另外分別出來的區域,而其中除了原本最有名聲的老師傅在三年前退休之後,接手主廚的是榮獲多場日式料理比賽冠軍及最佳新人獎、新人名氣主廚的東堂盡八。

東堂和卷島各自完成自己的學業之後遠距離戀愛的狀況就改善了很多。卷島去英國學金濟學是為了幫助自家兄長開店,也確是名聲開始漸漸的起來,現在已經是英國非常有名的服飾品牌企業,卷島除了經理的身份也同時是公司旗下的一個設計師和模特兒,但他公司穩定下來之後就常居在日本,偶爾才回去英國那麼幾次,他也打算再過一些日子就離手店裡經濟的部份,好好留在日本和東堂一起管理東堂庵---當然他還是會持續創作十分 有卷島式風格的服飾。

兩人的身份也都不簡單。

卷島眨了眨眼,「那就好咻。」

一小時後卷島開始後悔為什麼要答應那個鬼畜姐姐。

因為,盡奈子口中說和服,怎麼看都是女式的。但是答應就是答應了,男子漢說到做到你說是吧?

盡奈子占用了旅館風景最好、最偏僻也最大的兩間房間。

七月初原本有些悶熱的天氣,碧藍的天空悄悄的被烏雲給遮蓋,氣溫似乎稍稍降了一些,卷島望著開始有些陰暗的天空,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有些想他了。

被歪膩習慣了,回了國沒第一眼看到他還真不習慣。

卷島正憂鬱著呢,突然就被一道女聲給打斷,「你就是那個盡八醬開口閉口都是你的那個小卷本人?」一個有栗子色大波浪捲穿著十分潮流女子,大大眼睛好奇的打量卷島,「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安藤淨,叫我淨姐就行了,我是小奈的高中同學,盡八醬一直和我提到你喔!本人長的比照片上的更漂亮......啊,襦绊可以自己穿吧?我可不想被盡八醬瞪....」語畢便轉過身去,捂住眼睛。

......果真物以類聚,調侃人的口氣一點不差。卷島想。

「小淨是我們公司很有名的化妝師,」

卷島只是無言一陣便開始穿起改良過的襦绊,這件鵝黃色的襦绊把袖口的部分完全裁掉,裁口還往內摓了一點,把肩頭完全露了出來,領口刻意的加寬,鎖骨被強調出來。卷島不禁想,如果這是給正常女性穿,其實很容易就看到胸部了吧?

越來越懷疑盡奈子的目的了咻.....

「好了咻。」

「好哒,在開始之前請你先把這眼罩戴上~」安藤淨從不知名的地方變(?)出一個上面佈滿蛋黃哥(......)的眼罩,遞給卷島。

卷島:「...........」

「小奈交代的,要給你一個驚喜所以一定要摀起來喔!」

「可以不要嗎?」

「不可以。」燦笑。

卷島嘴角一抽,接過那萌系的眼罩。

女人果然是很恐怖的生物.......無奈啊.......

「好,雙手打開。」

其實卷島並不是很會穿和服,女性的和服比男性的複雜上許多,又加上失去視覺,全程都需要安騰淨的幫忙。對她一個身高也就一百五出頭的女孩子來說也真夠嗆的,半途盡奈子看不下去出手幫忙,這衣服到完全整裝完畢還是硬生生的弄了三十多分鐘,而卷島全程都帶著眼罩。

總算等到盡奈子滿意的嗯了一聲,卷島才從黑暗中被釋放。

「果然很適合,和我想像中的一樣呢。」

耳邊響起盡奈子有些興奮的評價。

「嗯......」眼睛過了一會兒才適應光源,他看見鏡子裡的自己,愣是呆了。

他一直都不是一個妄自菲薄的人,但下意識的覺得女性的和服穿在自己這種腳長手長的男人身上一定不怎麼樣,但結果卻不是如此。

這是一件振袖,傳統日本女性在出嫁前最為正式的和服,大多是亮色系,但這件花嫁卻不然,脖後間露出一些鵝黃色的襦绊,和服的上半身的底色是深如墨的綠做頭,開始往下,快到腰間時渲染上綠多一些的綠藍,因為和服本身的設計較長,再腰部折起了大半,用和襦绊同樣顏色的寬腰帶固定,再後頭打了一個大大的蝴蝶結。在之下顏色轉成藍色偏多的藍綠,因為折起的關係看不見渲染的部份卻不顯突兀,顏色的轉變還在繼續,越往下越來越淡,在小腿的部分已經變成完全的白。

但這些顏色的變化只是底色,花樣還沒變完呢。

從底部開始,有著綠色深淺不一,像是藤蔓、葉子的色塊,越下方越纏密,卻僅在白色的部份蔓延著。令人驚豔不只是這樣,在深色的部份用了銀白、淺藍、淡金色交織的繡線,繡上大片而細緻的蜘蛛網,整件和服只有三四個完整的大網,其他都是細細碎碎的小網、破網,在光線下隱隱約約的閃著微光,黯淡的色系,卻十分搶眼。

這是一件袖長幾乎碰地的大振袖,較為特別的是在袖子和和服連接處刻意被切斷,用多條不算粗的黑線用交叉的方式懸接,可以從縫細間看見白皙的膀臂和香肩。袖子的顏色則是最開始的墨綠,並無渲染,一樣繡上了大片蜘蛛網線紋。

這件和服穿在身材高挑的卷島身上十分合適,吉丁蟲色的髮色和這件和服格外相襯。

「裕介穿起來果然好看!」盡奈子高興的頭上都快實體化出小花來了,「冷艷高貴的冰山美人的感覺完全體現出來了,呵呵呵呵呵……」

冷艷高貴的冰山美人裕介君:「……盡奈子姊......」

感受到自家弟媳無言的目光,盡奈子咳了聲恢復正常「現在畫點淡妝就 行啦,我去拿一下耳飾。」便示意卷島坐下。

「裕介的皮膚真白呢,睫毛也很長,我看也不用睫毛膏了,真是的,根本用不上我嘛......天生麗質難自棄的人真好。」輕輕的在卷島眼皮上塗抹的安藤淨發出打自內心的讚嘆和羨慕,自言自語的說道,「我看別用口紅好了,之前新的櫻花色的唇蜜去哪啦?」她歪著頭從她超大的工具箱尋找著。

塗完了唇蜜, 安藤淨將他吉丁蟲色的長髮輕輕的梳到一邊,用一條白色的細髮帶綁住,打了一個蝴蝶結。

「嗯,裕介沒有耳洞對吧?」盡奈子捧著一個小小的飾品盒,小心翼翼的將裏頭的東西拿了出來,是一只耳飾和手環。

「嗯。」

語畢,盡奈子將手鍊遞了過去要卷島戴上,而自己輕輕地幫他把耳飾給戴上左邊的耳朵。

這是一個銀飾,在耳廓的上方,像是藤蔓一樣輕輕的夾住,一路延伸到耳垂,在最末端吊了一隻銀色,鑲了藍綠色琉璃的小蜘蛛。手環和耳飾同一個款式,銀色的藤蔓輕輕地纏繞在卷島纖細而白皙的手腕。

帶著一種空靈幽靜之美。

好不容易整裝完畢,總算可以開始進行拍攝作業。

卷島真不愧是現某知名服裝品牌曾任的模特,雖然之前並沒有拍攝過日本風的相關服飾,但也是很快的就上手,流程進行得十分順利。總算在盡奈子個滿意的點頭之下,拍攝暫時告了一個段落。

「嗯......裕介你先休息一下吧。」盡奈子瀏覽著方才的成果,順手滾了一瓶礦泉水過去。

「好的咻。」卷島順手接了過來,望著廊外。

天不知甚麼時候開始暗了下來,湛藍的天被暗灰色的雲給默默地侵蝕著,一種雨前的悶熱感從地表傳來。卷島有些不適的扯一扯領口,想讓一些風帶走悶熱。

ˋ第一滴雨掉落,其他接踵而來,淅瀝瀝的下著,雨打到屋簷、打到葉片和雨滴掉落的聲音完美的的交融在一起,越演越烈。

原本跪坐在廊邊的卷島,輕輕的用左手支撐起身子,把右手伸到屋簷之外,承接冰涼的雨,有些雨滴調皮的,沿著他纖細的手腕滑入袖口內,夾帶著微微的寒氣。卷島彷彿不在意這些,任憑雨滴滑落,看著這個畫面卷島出神地想著些甚麼:

如過現在盡八在的話......

------小卷!怎麼又在淋雨!這樣可是會感冒的!

------並沒有淋雨咻,只有手好嗎咻。

------都一樣!手都那麼冰了。

------老媽子盡八.....

------小卷好過分!

------一定是這樣的------卷島想到這笑出聲來。

喀擦。

那一抹淺淺的,自然而美好的微笑,被盡奈子用相機給留下。

她知道那種笑容,只會在他想到她弟弟時才會露出。真的是便宜盡八了這麼好的男孩子......盡奈子搖搖頭,也勾起了嘴角,悄悄地拉了拉身旁的安藤淨,兩人心照不宣對視,一起悄悄的走離這個走廊。 

盡奈子拿起手機,撥通。

嘟嘟嘟------姊?小卷他---

東房面山的大走廊,不用謝。可要好好對待人家啊。

------當然,這不用妳說。

挂斷。

這個笨蛋弟弟現在一定匆忙的趕過來吧?盡奈子這樣想著。

真想談戀愛啊......

另外一邊的東堂,那時還在廚房。

「總算連最後一道菜都上完......大家辛苦啦!」東堂輕輕的和在場所有的夥伴舉了個躬,「那大家就好好休息!」

這時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姐?小卷他---」

電話的那一頭不知道說了什麼,大夥兒沒聽見,就見東堂揚起了帶著自信及寵溺的帥氣笑靨,「當然,這不用妳說。」

掛斷電話,他看見他自己的手機桌面,突然傻呵的笑了,「我先走啦小卷等著我呢!」說完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跑了。

留下一臉「果然是這樣」的大夥,有個新進的助手還搞不清狀況呢,「.......小卷是哪位啊?主廚也跑太快了吧?!」

「卷島先生,未來的大少奶奶。你可別亂叫,小心被罰做苦工啊。」一個老手笑著說,「不過我看差不多可以把『未來的』拿掉了。」

卷島還在發呆呢,一回神,「盡奈子姐咻?」去廁所?不對,東西都不見了......

跑了?

「小卷~!」從走廊的另外一端,出現了他最熟悉的身影及聲音。

是東堂。他還穿著日式的那種廚師服裝,然而卻不減帥氣,他傻笑著向卷島走去。

他到他的身邊輕輕的坐下,將卷島抱進懷裡,「小卷,我好想你。」他把唇碰在卷島的耳垂上,低沉的聲音及溫熱的氣息都在刺激著卷島,卷島忍不住紅了臉。

東堂將臉依在卷島的肩上,呼吸之中都能聞到這令他思念已久之人的味道,他像隻大型犬一樣撒嬌,口中喃喃的唸著:小卷,想你,好想好想。之類的話。

卷島的臉浮著紅醞,輕輕的回抱他,問到「提早結束了咻?」

「嗯。」

「我也..很想你,盡八。」

聽到想聽的,東堂低低的笑著,「小卷今天真的好美。感覺很像古時候的有錢人家的女兒,超級適合你的。」東堂離開卷島的肩膀,挺起身子直直的看著卷島墨綠色的眼眸。東堂的眼裡溢滿笑意,「早知道就穿的正示一點,大小姐和窮廚師的組合,感覺有點狗血。」

「什麼跟什麼啊咻?你腦子裡都裝些什麼咻。」卷島白了他一眼,嘴角卻勾著笑。

東堂一手攬著卷島的腰另一手按著他的頭。吻了上去。

突如其來的一個吻。​

東堂輕輕的舔舐著卷島的唇,對方也沒拒絕,他便入侵對方的口中傾城掠地,掃過每一個地方,與卷島的舌共舞嬉戲,並不帶著情慾,充滿著佔有及寵溺。

兩人親了好一陣,這是他們這段時間第一個吻。

「哈...盡八...」被吻的有些暈乎乎的卷島,紅著臉,下意識的喊著戀人的名字。

「裕介。」

「唔....?」

東堂輕輕放開自家戀人,稍稍的往後退,突然,單膝跪下。

他從口袋裡那出一個深藍色的小盒子,黑色的眼眸露著無比認真,他打開盒子。

裡頭,一枚戒指。簡單,不失大方,仔細一看上面刻著兩人名字的縮寫。

他說,「裕介,你願意嫁給我嗎?」

「好。」

他為他帶上戒指,宣示兩人永恆的愛。

在度吻上。

10 Jan 2016
 
评论(3)
 
热度(26)
© 遇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