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遇意不是寓意請看清楚w
萌萌的台灣腐妹子一枚w
目前萌FREE 宗凜、全職高手 傘修/周翔/很多很多(喂)、排球少年 all影
痞客邦http://devilangel1215.pixnet.net/blog
 
 

[Free!][宗凜]英文單字三十題

之前凜的生日賀文w把它從痞客搬過來啦(看我好勤勞(被打

看著前些日子的文筆....有些崩啊....但是懶得改了(喂

 

文章下收

 

 

whose(誰的)
『我記得這件襯衫是宗介前輩的吧...為什麼現在在凜前輩身上....?』似鳥愛一郎,對於兩位前輩的關係,似乎懂了些什麼。

rose(玫瑰)
999朵玫瑰,是浪漫的象徵,大多用在求婚。
現在松剛凜看著自家戀人單膝跪在自己眼前,抱著999朵玫瑰『凜,嫁給我吧。』
『你......』笨蛋。
『我願意。』

Valentine(情人)
『松剛前輩,我喜歡你!』看著游泳部的後輩,松剛凜有些不知所措。
突然有一隻結實的膀臂,攬住他『對不起,你們社長已經名草有主了。』
『宗、宗介!』松剛凜有些面紅。
『我可不會放任後輩搶我的情人呢。』
這番話引來一個呆愣的學弟和完全炸毛的小鯊魚。

strong(強烈的)
停不下來,對他的愛。
至死不渝。

feeling(感覺)
心臟,在和他有接觸時都會不受控制。
這就是戀愛嗎?
這個煩惱同時困擾著宗凜兩人。

present(禮物)
『吶,宗介,如果我把我自己送給你你會收嗎?』

anyone(任何人)
凜/宗介是我的,任何人都不可以搶走他。

interest(興趣)
凜不知道,其實宗介家有一個小房間。
裡面全都是凜的放大版照片和海報。

spider(蜘蛛)
把他綁在身邊。
像蜘蛛般緊纏著獵物,直到獵物窒息而死。
病態的愛。

dress up(裝扮)
其實宗介看到了。
凜在二年級學院祭時穿的女僕裝。

as(如同)
他如同黑暗中的光點一般,令他不自覺的用目光追隨他。

surprise(驚喜)
『凜....!』
『...... surprise...』穿著女僕裝的凜,臉漲紅小聲的說『生日快樂。』

eve(前夕)
凜現在有一點焦躁。
因為明天是他和宗介的結婚典禮。

dragon(龍)
看到西方畫風中的紅色噴火龍正憤怒的噴出烈火,宗介第一個想到的是在家戀人臉紅炸毛的模樣。

festival(節日)
每個節日他們會接吻,當做慶祝。
只是單純的雙唇碰觸,沒有任何色情的意味。就像他們的愛。純潔無暇。

lantern(燈籠)
燈籠發出柔和的光芒,印在他還有些稚嫩的臉上。

Easter(復活節)
宗凜兩人一同去澳大利亞時,正巧碰上復活節大遊行,宗介緊緊的牽著凜的手,怕被人群衝散了。
凜雖然紅著臉,但也沒說什麼,放任他牽。
不過誰知道宗介是不是故意的呢?(笑

forever(永遠)
世界上沒有永遠,但我能保證現在。

in return(回送)
兩人一起過聖誕節。
『凜,』宗介突然單膝跪下,拿出一個小盒子,打開
裡面是一對精緻的男士戒指。
『宗介.....?』
『凜,聖誕快樂。你願意嫁給我嗎?』宗介笑了笑,問到。
凜微笑『這是聖誕禮物嗎?可是我忘記買回禮了。那把我送給你好嗎?』
吻了一下宗介『我願意。笨蛋。』

hug(擁抱)
宗介的肩膀很寬,明明都身為男性,可是宗介的肩就比凜的寬。看起來也更有男子氣蓋。
不過,凜不在意。
因為他知道他永遠只會為他打開雙臂,擁抱他,他寬廣的肩膀只給他倚靠。

kiss(親吻)
宗介喜歡在接吻時添過凜的牙齦,舌頭碰過他的尖牙。因為這樣不但能感受到凜的顫抖

lock(鎖)
他們兩個從見面起就被鎖在一起,永遠不分開。
不過兩人都是心甘情願的。

sign(象徵)
宗介自從遇見凜之後,只要看到像鯊魚牙尖尖的東西第一個會想到凜。

Valentine's Day(情人節)
情人節當天宗介因為一點事情請假回家

『凜醬.....』渚現在有點囧。
『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在放閃?』遙挑了挑眉。
『........阿?』
『就算人不在還可以放閃真了不起。』
『哈?』
『凜...你那件制服是宗介的吧?上面的名字。』
!!!!『What the?!』

each other(互相)

雙向暗戀,可喜又可悲。 

明明互相喜歡,卻誰也沒說出口。 

到底誰會先開口? 我喜歡你。

 

 

stand for(代表) 

『山崎總裁真的超帥的阿~』

 『可惜結婚了。』

 『啊.....那個戒指....看來我們沒機會了...』 

『總裁的老婆一定是大美女!』

 在遠方的凜打了一個打噴嚏。

 

last(持續) 

「凜,你別生氣了....」宗介看著已經更自己鬧彆扭的戀人,委屈的說到。 

「哼。」還是看都不看。 

「那個女的真的只是顧客,我總不行放一個女孩子在路邊嘛,而且你不也看到人家男友來接她嗎?」

 「....真的?」

 「真的。」凜挑了挑眉。 

「為了表示我的真心....」

 「嗯...?喂!你在摸那我可還沒原、嗯!」 

夫夫嘛,床頭吵床尾和是長有的事嘛。

 

hang(掛)(縮小梗) 

「臭宗介不准笑!快把我弄下來!」看著迷你size的戀人,衣服被筆筒中尖尖的筆給勾住衣服,整個人掛在半空。

宗介非常努力的忍耐想笑的衝動。

 

lamp post(街燈柱)

凜現在都還沒回到家。 宗介從遙口中得知凜在和他們聚會後,就自己回家了,但是他喝酒了。 宗介急忙的去找他,最後在路燈下找到他。

 『凜,你怎麼在這裡?大家都很擔心你!』 

『...........』

 『.......算了。沒事就好,我們快點回去吧。』他伸手想去攙扶他起來。 手,卻被揮開。 

『不要碰我!』

 『........凜?』

 『明明、明明......為什麼要對我這麼溫柔?!不要管我!』 

『明明什麼?』 宗介喜歡凜,從很久以前就開始了。

但一直沒有說出口,因為他怕凜那張臉對他露出厭惡的表情。 

後來,他們兩個同居了。 宗介越來越覺得秘密快要被發現了。 但,現在他突然覺得是不是,被發現,也沒關係。

 『...........凜,明明什麼?』

 『.........喜歡...』

 凜把身體蜷縮到最小,用手環抱自己的腿。

臉垂的很低,聲音有點悶悶的『明明不喜歡我,為什麼要對我這麼溫柔啊?!』 

「凜...?」

 「..........」

「剛剛的話我可以解釋為你喜歡我嗎?凜。」

 「.........」將臉埋的更低。一句話也不說。 

賭一把吧「凜,我」深呼吸「我喜歡你喔。」

 「欸?」猛然抬起頭,瞪大眼睛,一臉不可制信。

 「我,山崎宗介喜歡你,松岡凜。就是這樣,需要我再說一次嗎?」

 「我, 山崎宗介喜歡 —」話被凜給打斷。 

「我、我有聽到啦!」抓住我的衣袖,臉紅的跟滴血一樣。好可愛。 

「那回覆呢?凜,喜歡我嗎?」

 上方的路燈燈光,打亮凜的臉龐,漂亮的臉抹上一抹櫻粉「我、我也是....」 

「嗯。」吻上。 

總算結束了,這段雙向暗戀。皆大歡喜的結局誰不喜歡呢?

 

 

date(約會)
『宗介怎麼還沒來?』凜有點後悔直接跟他約在電影院。
看來他過了五年路癡完全沒有好一點的跡象。他到底在東京是怎麼活過來的阿?
凜內心不斷吐槽自家戀人的方向感。
看來今天電影看不成了阿。

23 Aug 2015
 
评论(2)
 
热度(15)
© 遇意 | Powered by LOFTER